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大家书屋 >> 春雪图 >> 第170章 番外 莫问收获,但问耕耘

第170章 番外 莫问收获,但问耕耘

别人都说龙凤胎的性格反过来了。

可是舅母说过,娘亲喜欢活泼的女孩子和乖巧的男孩子。娘亲也不拘着阿方,只要她不在小厨房、书房、琴室、画室这四个地方捣乱,别的地方随便她玩。

有一天,她上树掏鸟蛋,娘亲等她玩够了才把她抱下来。

然后,飞影姐姐就开始教她拳脚了。

学拳脚很好玩,只是很累,二哥说娘亲这是发泄她多余的体力。

现在闻竹馆总算安静了,阿孔可以安心写字了。

他跟着爹爹学写字,可是娘亲从来不教他画画,只让他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他觉得很奇怪,是不是他没有什么天分所以娘亲不愿意教呢?

他不爱说话,尤其是这种事他更不会说出来了。

可是,娘亲好像总能看穿他的想法。

娘亲把自己叫到了琴房,和他面对面坐着。圆桌上摆着他最喜欢的水果点心和乌梅浆,娘亲很温柔的开口说。

“阿孔,娘亲想和你谈一谈心。”

“好。”

“别紧张,咱们娘儿俩一边吃一边谈。”

娘亲随手剥开了一个橘子,先掰开一瓣递给自己。

“阿孔喜欢画画吗?”

“喜欢。”

“为什么喜欢呢?”

“嗯……好玩。”

“那阿孔学完画画想用来做什么呢?”

“想像娘亲一样厉害。”

娘亲摇摇头。

“阿孔,如果你只是想学着玩,没关系。可你如果想像娘亲一样厉害的话,就要认真的学,不能半途而废,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阿孔开始思考了。

“娘亲不教你,一是因为你还小,二是因为学艺是一件很苦的事。你会发现,有时候你怎么也画不好,有时候你画了几百张纸,还不如人家信笔涂鸦涂出来的一张。”

“踏上了这条路,一开始娘亲可以陪着你,可你只能一个人走下去。你以为你到了巅峰,却发现还有无数座更高的山。你是你唯一的伙伴,你也是你唯一的对手。”

“而且,你是裴待诏的儿子,会有无数人审视你,质疑你,冷嘲热讽,吹毛求疵。”

“所以,阿孔想要怎么学?”

他看着娘亲依旧温柔但很真挚的目光,想了很久,做出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

“我要认真学。”

“好,那你要记住,学画的时候我是你的先生,你是我的学生。”

“是,您不是我的娘亲,我也不是娘亲的儿子。”

娘亲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头,那就从明天开始吧,再给你一天反悔的时间。

阿孔没有反悔。

娘亲教学的时候,还是很耐心温和,只是她很吝啬,从不轻易夸奖他。

阿孔开始学画,阿方也要换师傅了。

飞影姐姐说她天分不错,自己教的话可惜了。爹爹本来不太同意,可是娘亲说徐家的习武基因传给自己也很好,爹爹松口说那就请个好师父吧。

基因是什么呢……

新请来的杨师父很严厉,新添加的内容也很苦,她不想学了,以后她不顽皮捣蛋,安心学女红还不行吗?

娘亲让师父减少些内容,她又愿意学了。

每天晚上吃完饭,娘亲开始给他们仨讲故事。

娘亲的故事,主角永远都是女子。

和列女传不同,娘亲的选择有她自己的标准。开疆拓土、能征善战的妇好;锦车持节、多才多智的冯夫人;组织家丁、奋起杀敌的才女谢道韫;替父从军、忠孝两全的木兰。

“娘,真的有木兰这个人吗?”她问道。

“没有吧,木兰辞应该只是为了激励人心才写出来的诗。”大哥说。

“三百年乱世,连年征战,导致中原人口凋敝,应该有许多女子不得不离开家门,披甲上阵。可是她们的苦衷不被人理解,她们的行为不能得到君王的认可。但是,总有人记得,也不想让她们被遗忘,于是便提起笔来写下了这首木兰辞。木兰,不只是一个人,而是许许多多英勇女子的缩影。”

“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她一个字一个字念道。

她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娇气。她主动找杨师父承认错误,请师父恢复以前的训练。

可是,娘亲的饭后故事没有结束。

除了有据可查的历史人物,娘亲开始讲一些不存在的女杰。每次开头都是“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米汤退敌兵、生荣死哀的平阳昭公主;二十年梨花枪、天下无敌手的杨妙真;深钻细研纺织技术,开创出衣被天下的黄道婆;剿平叛乱、载入正史将相列传的秦良玉;通星象,精历算,著书立作的王贞仪……

虽然大哥说这些都是娘亲杜撰的,可她总觉得这些了不起的女子是真的存在的,在那遥不可及的地方熠熠生辉。

她发现,原来,女孩子也有各种各样的活法。

娘亲说,不管他们三个以后做什么,只要问心无愧,堂堂正正就好。

哥哥们大了去了书院,娘亲也把自己送到了女子书学。她认识了很多朋友,她才知道原来不是每个人的爹爹都只娶一个女人,她才知道别家教育女儿是那么繁琐无聊,所学的一切都是为了日后做个贤妻良母。

她的娘亲,对三个孩子不分性别,一视同仁。

娘亲讲给她的故事,她只告诉了自己最好的朋友管宴。管宴没有告诉别人,只是有一次交功课的时候,没忍住引用了几个人的故事。女先生问清了来由后说裴待诏的心胸眼界既望得到庙堂之高,也看得见江湖之远。

除了上学,娘亲每年出门远行也会带上他们。她去了江南,去了云中,还去过海岛。她真的好想跟娘亲走遍这世间每一个地方。

后来,大哥考取了功名,他没有留在京中,反而选择外放,还从最低阶的佐贰官开始做起。爹爹娘亲都很支持,送大哥出京的时候,娘亲没有哭,反而一直在笑。

可是,娘亲总会到大哥的卧室坐一坐,摸一摸他用过的书本。

她也渐渐长大了,该议亲了。她不知道自己该嫁个什么样的男子,她其实还想学更多东西,嫁了人就不能去书学,也不能出门旅行了。

二哥安慰她,亲戚们催得急,可是爹娘一点都不急。即便你这辈子都不嫁,一世在家,大哥二哥也乐意养着你。

她便放下了心。

爹爹许诺为娘亲盖的园子终于在洛阳城郊盖好了,名字叫做松鹤园。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全是爹爹对娘亲的心意和爱意。

茂树郁郁,桃花灼灼;蝴蝶蹁跹,鸟鸣啁啾;楼榭亭阁,高下错落。素来眼高于顶的纪如寻伯母评价说,此园有金谷园之美,却无金谷园之俗。

每年春末,荼蘼花开的时候,爹娘会在松鹤园举办雅集,是洛阳城文人雅客们的盛事。这一年的雅集,二哥跟着宾客们曲水流觞、吟诗作画,她在园中一角独自练习步射。爹开辟了一个角落,专门用来习武,大哥二哥自小也是跟着爹爹练剑的,全家只有娘亲不会武。

“这位公子是?”

她一回头,一个陌生公子略带好奇地看着自己。她此刻是男子装扮,叫自己公子也不奇怪。他清新俊逸、气宇轩昂,虽然举止儒雅可她还是嗅到了习武之人特有的凌厉之气。

“在下徐五。”

“在下方柏阁,徐五公子为何独自在这里练习箭术。”

“哦,我不通文墨,只会舞刀弄枪。”

“徐五公子太自谦了。”

“方公子是迷路了吗?要不要我派人送你去前院?”

“我也不通文墨,只是跟着家父来此,闲逛中听到了箭声觉得好奇便走过来看看。”

“那方公子自便,我要继续练习了。”

“请。”

她练习时一向心无旁骛,不知此人是何时离开的。不过,他留下了一张字条,上面委婉地提及了她射箭时的缺点,以及修正的方法。

他这一手字,笔力劲挺、笔意纵逸,绝不是不通文墨的人写得出来的。大概他也像她一样,家人都太优秀了所以才显得自己很普通。

她按照他说的修正了自己的缺点,果然,箭术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她想,改天再见到这位方公子要跟他道谢。不过,她事情太多,很快就把这个小插曲忘了。

次年,她又跟着爹娘去云中,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方柏阁。

每一次来云中,大伯父大伯母都不忘了给自己张罗些年轻小将来相看。二哥磕着花生看他们像个花孔雀一样展示自己,她觉得有些好笑可也理解他们。

知慕少艾,人之常情。

她虽然长得不错,可她实在不像个女孩子,既不温柔细致,也不贤淑贞静。如果她不姓徐,这些男孩子还会这样追捧她吗?

她很怀疑。

她没上场打马球,方柏阁也是。有人嚷嚷着想要和她比试,连大伯父都在一边起哄,她只好说那就比比步射吧。

她没有放水,那些男孩子也是全力以赴,可赢家还是徐五小姐。

方柏阁依旧没上场,可她想起来自己还没跟他道谢呢。

所以,她派人传话,约他去城外骑马,他答应了。

“五小姐为什么不打马球呢?”

“长乐姑姑说打球是为了玩,不是为了炫耀,方公子呢?”

“我同意郡主殿下的想法。”

“哦,对了,谢谢你的字条,不然今天我也赢不了他们。”

“五小姐客气了。”

他们聊得多是武功和兵法,得知她读过很多兵书,方柏阁有些惊讶。

“都是我娘亲宠着我,不管我想读什么,她会都买给我。而且她也喜欢看,说这些书传承不易,还有很多好书在战火和时光中散佚了。”

她微微叹息,娘亲说这句话的时候是那样充满了感慨和珍惜,所以,她也妥善保存她手中的每一本书。

“裴待诏果然非同凡响。”

她笑了,虽然从小到大夸娘亲的人不计其数,可她还是喜欢听。

跟他聊天,还挺有意思的。

可能是因为她主动约了他,接下来都是他主动邀请自己,不是骑马,就是切磋武艺,他还不歧视自己的性别,愿意指点自己马战技巧。

戍边将士这么清闲的吗?可能是他职位不高吧。

她没有多想。

离开云中前,大伯母有意无意的说起方柏阁的母亲最近在给他相看人家。她知道自己喜欢上了他,可她有很多顾虑。

比如,他们相处起来更像兄弟,她不知道他喜不喜欢自己;如果,她真的嫁给了他,那就要离开爹娘很远很远了,她舍不得离开他们。而且,大哥已经外放了,她不忍心他们膝下孤单。

有心事,她都会和二哥讲。

“徐女侠当局者迷啊,如果方公子不喜欢你,他老约你干什么?即便你和大哥都远在天边,不是还有我给爹娘尽孝嘛。”

“也对哦。”

“找到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你可别错过了。”

二哥说得有道理,可她还是罕见的犹豫了。

方柏阁又来约她,这一次,他剖白了心迹。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见她俏脸微红,方柏阁继续说,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虽穿着男装,但能在松鹤园射箭的,除了徐家五小姐还能是谁呢?

“方家世代文官,偏偏出了我这么个喜欢舞刀弄枪的异类。”

“我也是个异类,既不舞文弄墨也不拿绣花针。”

“来云中历练,也是因为家父的关系。五小姐,做武将的妻子既清苦又艰苦,还很可能青春守寡。所以,我不敢贸然告白。”

“既是夫妻,当然要风雨同舟,同甘共苦。”

方柏阁笑了,她想,这么好的男孩子的确不能让他做别人的夫君。

于是,她留在了云中。

娘亲很喜欢方柏阁,爹也是。大伯父将婚礼操办的十分盛大,娶走了徐家唯一的鲜花,婚宴上,方柏阁险些被羡慕嫉妒恨的同僚们灌死。还好有两位堂哥和二哥的帮忙,她才没有在洞房当夜独守空房。

婚礼结束后,爹娘呆了一个月就回洛阳了,可二哥足足多留了一年。

他们是双胞胎,虽然娘亲试验过好几次,他们两个没有什么心灵感应,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对方。

方柏阁不介意,还说二哥可以一直住下。

二哥回洛阳那天,她哭了,他也哭了。

后来,方柏阁步步升迁,被皇帝调到了河西。

苍凉的荒漠戈壁、清澈的河流湖滩、神秘的西域风情,还有发生在这里的或残酷或浪漫的历史故事,都让她很喜欢这片土地。虽然管宴很心疼她,说这里是不毛之地。每次寻访完古迹,她都会写长长的信给娘亲。娘亲说,下一次她一定要来这里看看。

差一点,娘亲就来不成了,因为乌月国的敌军来了。

前线交战激烈,方柏阁领着人马几乎倾巢而出,敌军探查出城中守备空虚,准备偷袭。可他们没有料到,方将军的妻子也是名勇将。

她先鼓舞城中为数不多的男子和将士、百姓们的妻子,发给他们铠甲,让他们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站在城门上即可。

好在,她和方柏阁在百姓们心中比较有威望,她真挚朴素的话语也感染了他们。

“保家卫国、人人有责。即便,你们是没提过刀枪只拿过扁担的布衣百姓,你们长在深闺不能像替父从军的木兰一样上阵搏杀。但是,登城拒敌,守住城池,我们绝对能做到。”

“即便死,我们也要站着死。我大越不出懦夫,不出孬种!”

“杀!”

安排好疑兵之计,她又亲自出城,带着训练有素的家丁们在敌军的必经之路上设伏。

这些在仓库里的备用物件只能阻挡少量敌军,她故意穿得极为亮眼,毫不隐藏自己的女子身份。果然,敌军主将自负轻敌,嘴里还说着不三不四的下流话。

乌月国,裴待诏赢过你们,她的女儿也不会输!

这位敌军主将是名副其实的虎背熊腰,面目狰狞,手里一把开山刀使得是力拔千钧。但是,她的马战亦不俗,枪出如龙,虎虎生威。

日复一日的刻苦训练、娘亲讲述的前辈先贤、她许诺过要风雨同舟的夫君,以及,城中那些平凡但愿意信任她的百姓。

她没有丝毫恐惧,她只能进不能退,她不怕死只怕输。

敌军主将没能轻易取胜,大感丢脸,便使出全力誓要将她斩落马下。

她知道,女子武艺再精,在力量上还是不如男子。

“嗖——”

她心分二用,淬毒的暗器精准地射中了敌军主将的面门,他应声倒地,挣扎了几下就死了。家丁们也将其他敌军打得七七八八,剩下的人见城门上士兵众多,这些守军又武艺不凡便立刻撤退了。

“小女子阴险毒辣,罪过罪过。”

她回到城中,所有人都欢呼雀跃,她看了看自己身上和手上的血昏了过去。

她不是晕血,而是脱力累得。

她醒来时感觉浑身酸软,丫鬟哭得不成人样,小心翼翼地捧来了铜镜,她的左下颌上留了一道刀疤。她觉得,夫君应该不会嫌弃吧,反正她自己不是很看重外在皮相。

她要先守住后方。

几天后,夫君大胜而归。

她笑了,可他却哭了。

别人口中的英勇神武,却是妻子的以命相搏。

“怎么,看我现在貌若无盐,夫君后悔了吧。”

“不,它美极了。”

他小心地摸着她的脸颊,眼神中充满了怜惜和炙热,倒是把她弄得不好意思了起来。

凭借此次战功,皇帝赐给她诰命,甚至比方柏阁的品级还高。娘亲写来的信说,以后,会有很多母亲给自己的女儿讲巾帼英雄徐时我的故事。

巾帼英雄徐时我,她捏着信纸嘿嘿傻乐。

夸奖的话说完了,娘亲没忘了敲打她。

“这一次守城胜利,看起来是因为你计策高明、武力超群,是徐时我个人的功劳。实际上,是百姓的功劳。如果没有他们的信任和支持,你再怎么手段百出,也无法凭一己之力击退敌人。”

“所以,要爱国如家,爱民如子。要记住我为人人,人人才会为我。”

她是有一点点得意了,可娘亲的话及时提醒了她,她要做的要学的还有太多了。

随信还附上了一盒祛疤药膏,方柏阁每次给她涂药膏时都会情动不已,然后便是一番火热缠绵。她想,这疤不去掉好像也挺好的。

二哥的信一共两封,一封是夸奖她,一封是怒骂方柏阁无能,不能保护好妻子。

留在爹娘身边的阿孔,很晚才成亲。

他的妻子安洁若出身农家,极擅长侍弄花草,松鹤园中几株娇贵的兰花就是她救活的。她并不粗鄙,还是个博览群书的女子。他的岳母是仕宦之家的小姐,娘家在朝堂争斗中受到了波及,家道中落,只能下嫁给农家子以求安稳。

他喜欢她的质朴天真,喜欢她的灵慧细腻。

娘亲同意了这门婚事,只是让他多等了一年,说女孩子还小,太早成婚不好。他不急,因为他们可以常常在松鹤园见面。她种花,他画画。

有时候,他会牵着她的手去看水池里的锦鲤,同看一本书时会忍不住亲她的脸颊,替她拂掉身上的落花时会轻轻地抱住她。

她虽然很害羞,紧张地手足无措,可她还是很欢喜。

终于,他如约娶了她。在旖旎的青庐里,他才知道他其实很心急,他等了太久了,他对她的渴求让他丢掉了平日的冷静自持。

她也忘记了羞涩,全身心的回应着他。

娘亲像宠女儿一样宠着儿媳,让她自由地做自己想做的。最好不要老来缠着她,应该多缠着夫君。

大哥也成家了,他的妻子是当地的世家之女,祖母是最高兴的一个。

大哥升迁得虽慢,可是每一步都很稳。回京时,侄子已经是个大孩子了。

后来,他继承了松鹤园。别人提起徐时与,不再是裴待诏次子,而是丹青大家徐时与。他和妻子在园子里教养子女,琴棋诗酒,悠闲度日。他笔不离手,从不忘了磨砺技艺,他不和别人比较,只需要超越昨日的自己。

她和方柏阁踏遍了大越的边疆,虽然夫君尽力不让她身陷险境,可她也不怕敌人的枪林刀树。最后,夫妻双双封侯,功成身退,好像还掀起了一股女子习武的热潮。她尊重孩子们的天性,因材施教,她也没忘了把娘亲讲给她的故事讲给孩子们听。

只是,她很少讲自己的故事。她这才明白娘亲为什么很少说她自己的故事了,因为,真的没什么可提的。

感谢孤舟易叶,杨灵兮的推荐票票。孔方君,铜钱的别称。又是一篇字数爆炸的番外~

喜欢春雪图请大家收藏:(www.djshuwu.com)春雪图大家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春雪图最新章节 - 春雪图全文阅读 - 春雪图txt下载 - 文涂的全部小说 - 春雪图 大家书屋

猜你喜欢: 药结同心雄兔眼迷离枭门邪妻替嫁医妃无疆芜卦穿越之教主难为重生农门小福妻圣手毒心之田园药医田园娇宠:神医丑媳山里汉重生之嫡女悍妃凰医倾世娇医有毒侯府商女食为贵齐欢重生之侯门凤女红妆祸妃哑医嫡女:九千岁的小娘子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全仙界都盼着我出嫁农家团宠小财迷医女仙夫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
完本推荐: 都市超级医圣全文阅读NBA万界商城全文阅读乡村超级医圣全文阅读透视小房东全文阅读狂武神帝全文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全文阅读超能透视全文阅读一字入道全文阅读乾坤剑神全文阅读穿越从斗破开始全文阅读最强罗成之横扫天下全文阅读神血战士全文阅读美女总裁俏房客全文阅读重生大富翁全文阅读天道罚恶令全文阅读甜甜的七零穿书日常全文阅读乡村美女图全文阅读万界最强皇帝全文阅读电商穿越七零年代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上下杂货铺都市的变形德鲁伊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太古修仙传神魔大唐之无敌召唤星际女教父武道天帝开局预测大灾难,震惊全国!贴身兵王俏总裁特种兵之超神陪练带着农场混异界天命之族做个武侠梦我快亏成麻瓜了芝加哥1990虚拟造物主姑娘她戏多嘴甜穿越农家团宠福气包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重生弃少归来医路坦途海贼之超神法师火影之千叶传说方羽修炼了五千年龙神战王文明之万界领主史上最强炼气期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大明王冠九星之主

春雪图最新章节手机版 - 春雪图全文阅读手机版 - 春雪图txt下载手机版 - 文涂的全部小说 - 春雪图 大家书屋移动版 - 大家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