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大家书屋 >> 春雪图 >> 第175章 番外 庶子求生

第175章 番外 庶子求生

陶闻小时候很喜欢问为什么。

为什么要叫自己的亲娘为姨娘?为什么要叫那个冷冰冰的女人做母亲?为什么父亲这么忙?为什么他有这么多姨娘?

朱姨娘说,这是礼,是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它不会因为你不喜欢而改变。父亲忙是为了家业,姨娘多是为了开枝散叶。

他的亲娘,好像什么都懂,对自己永远都有无限的耐心。

他清楚地记得,他的童年是在五岁那年结束的。

他的大哥哥得了咳疾,烧了三天之后,人就没了。从那之后,后院似乎能看见刀光剑影。几个娇滴滴的姨娘没了,他和二哥哥三哥哥的日子也愈发不好过。

因为只有大哥哥是母亲亲生的,他们三个都是庶子。

接着,二哥哥也没了。

他最喜欢聪明和善的二哥哥了,别人都说他是神童,是曹仓舒第二。可这个不吉利的外号让二哥哥像曹冲一样短寿了。二哥哥的亲娘丁姨娘也跟着一起去了。

姨娘把自己叫来,无比严肃的问自己,想不想好好活下来。如果想,从今天开始就生病吧,一直病到你能成家立业为止。

后院的风言风语他也听了一些,说大哥哥的死是丁姨娘和其他几个姨娘联手做的。所以,二哥哥和丁姨娘也活不成了。

他害怕极了,所以他听了亲娘的话。他知道,这个世上只有自己的亲娘靠得住。

先生说,这叫相依为命。

于是,他喝了朱姨娘熬的汤药,变成了病秧子,陶家第二个聪明的孩子渐渐无人问津。

朱姨娘的屋里有很多书,类目繁多,甚至还有剑谱拳法。他白日里看书,夜半无人时便练五禽戏强身。

他资质平平的三哥哥是个顽劣不堪的性子,母亲便也懒得对付他。她开始专心调理身体,想要再生一个儿子。功夫不负有心人,母亲又给他添了一个小弟弟。

可母亲却更疯狂了。

她不能重蹈覆辙,她的小五一定要顺利长大,承袭家业。敏锐的朱姨娘又加重了自己的药量,他几乎足不出户,与人说话也是有气无力。

三哥哥跟同窗们去郊外打猎,却从马上跌了下来,变成了跛子。他愈发放纵自己,变着花样的吃喝玩乐。

三哥哥的亲事让人难以形容,他的妻子虽有万贯家财,容貌艳丽无匹,可性格泼辣,粗鄙不文。

三哥哥娶了妻,接下来就轮到自己了。

他对婚事没什么期待,只希望那个姑娘能像姨娘一样温柔贤惠就好。

那一日,来了个神秘的老道士。说自己缠绵病榻,最好娶一个有热孝在身的女孩子,可保性命无虞。父亲答应了,母亲原本相看好的姑娘只能作罢。

成亲的前一夜,他把心中积压了多年的疑问倒了出来。

“大哥的死,真的和二哥有关吗?”

姨娘用荒唐可笑的语气道:“是不是,又怎的。所谓的真相,不是看证据,而是看你的心愿意相信什么。”

他懂了。

即便大哥是真的意外病故,可上头压着三个庶子,嫡母又岂能安心?现在她又有了嫡子,三个庶子就更碍眼了。妻贤夫祸少,所以三哥才娶了个那样的妻子。外面的人还会夸嫡母心慈,给庶子娶了门好亲。

其实,他的嫡母也挺可怜的。当年去求亲的人家很多,可嫡母看中了父亲的长相便嫁了进来。美男易多情,父亲的后院自然是一群莺莺燕燕。既要平衡压制这些美妾,自己又要寻药求子。这人生,着实苦得很。

“我托人打听过,那位解姑娘的母亲是沧浪城有名的闺塾师,想必她也是个知书识礼的好姑娘。”

“是,姨娘费心了。”

“为了你,怎么费心都不为过。”

虽然他很大了,可他还是抱了抱姨娘,在心里喊了一声娘亲。

他的妻子人如其名,贞静娴雅,斯文清秀。她给自己更衣时,耳朵红得好像能滴出血一样。他觉得有趣,便拍了拍被子说。

“各睡各的吧。”

“啊,啊?那,帕子怎么办。”

“我备了一瓶鸡血。”

“哦,可……”

“娘子你想共赴云雨,奈何夫君我有心无力。”

解贞的脸也红透了,用细若蚊呐的声音说:“我……不是……”

“早点睡吧,我很累了。”

“是。”

她服侍自己躺下后,吹掉了多余的蜡烛后才上床躺下。她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没一会儿就睡着了。他侧过身子看着她,吹弹可破的巴掌脸,红润鲜洁的樱桃小口,浓密的睫毛投下两道扇形的阴影。他喜欢她的长相。

可他还不能相信她。

她每日晨昏定省的服侍嫡母,也不忘了去给朱姨娘请安问好。他发现她每逢初一十五便吃素,就问她为什么。

她沉静的脸上多了几分哀伤,道:“母亲辛苦抚育我一场,我却不能在她墓前结庐守孝,便只能吃素聊表寸心。”

雁容说过,解贞每日都抄经礼佛为亡母祈福。

“那为什么只在这两天吃素呢?”

解贞的耳朵突然又红了,她嗫嚅道:“长期茹素,不易有孕。为人妻室,要为夫君生儿育女……”

“你还懂医?”

“略看过几本医书而已。”

虽然他们至今尚未圆房,可她还是记着自己的责任。

他想知道她的过去,解贞便慢慢地讲给他听。父亲早亡,族人不慈,幸亏她母亲满腹才学,教过几家小姐有了好名声,最后留在了沧浪城。提起在张家的日子,她的目光中满是怀念和欢喜。

似乎,那是她人生最好的时光。

“那你为什么没有嫁给张家少爷呢?”

“母亲叫我恪守本分,不能心生妄念。张府待我们母女极好,我们又岂能图谋人家?”

解贞目光坦荡,毫无犹疑闪躲。

“我这样问你,你也不生气?”

“夫君有这样的疑问也是人之常情。”

他不自然的咳嗽了一下,他感觉自己像个小人。

那天,她去了寒山寺见闺中旧友,回来后茶饭无心,满脸愁容。他便去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进房,就见她趴在旧衣箱边上哭得痛不欲生。

他看了张家小姐给她的信,簪花小楷书写得故事是那样英勇无畏。她说,裴画师是她的好友、姐妹、知己。

她为她赴汤蹈火,她为她伤心流泪。

他很羡慕这样的友情。

别人对她的好,她都珍藏在心里。说起来,她也是命如飘萍。还不记事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一场天灾又夺走了相依为命的母亲、被无良的堂叔卖给了商贾之家的重病庶子,每日伏低做小,强颜欢笑。

莫名的,他的心被她揪得紧紧地。

后来,裴画师平安出狱,获封待诏,赐服绯佩鱼,解贞才有了实心实意的笑脸。他喜欢她的笑。

解贞平日里的消遣除了读书写字,便是看看自己院中的花草,极少出去。

她从姨娘房中借了一本《鹤林玉露》,回来时遇到了三嫂嫂。三嫂嫂好奇地问她这本书讲得什么,怎么养鹤吗?

“此书评述了前代诗文,又记述了一些文人轶事。”

她解释完,跟在一旁的几个丫鬟都笑了。三嫂嫂最恨别人笑她无知,便拿难听的话刺她。什么女人家不安心针凿女红,读那么多书做什么用,又不能考状元。有空翻闲书,不如早点怀上个一男半女,那才是正经事。

“嫂嫂教训的是。”

解贞语气谦虚,目光澄澈,沉静的脸上不见半点虚伪。她这个样子,让人好似一拳打进了柳絮里,三嫂嫂哼了一声便走了。

雁容忿忿不平的说:“您的女红好着呢,再说了,她自己不是也没怀上,哼。”

“雁容,慎言。”

“是。”

可雁容转头就把这场小口角告诉了他。他去宽慰她,让她别和三嫂嫂一般见识。解贞倒是微微一笑,道:“其实,三嫂嫂说得也对。女孩子读书确实没什么用。既不能科举应试,也不能建功立业。”

“读书可以明理,可以修身养性。”

她先是点头,然后摇头:“我读书,只是为了我自己的心。书里有母亲,有朋友,有日月星辰,有山川湖海。书里的天地无限广阔,可以任我自在遨游。”

她低头抚着鹤林玉露四个字,目光变得无比悠长。

他的心,忽然被她打开了。

“三嫂嫂的后半句话说得也对。”他抽走了她手里的书本,用格外炙热的目光盯着她:“娘子,我们来做正经事吧。”

他们这才成为了真正的夫妻。

平日里的她,有时沉静,有时可爱,可承欢时的她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羞怯艳丽得如海棠盛放。

她至真至纯,重情重义。若这一切都是假的,其实她的真面目是个心肠歹毒的妖女,他也愿意被她吃干抹净。

“夫君生着病还这么厉害,若是身体无恙,我可怎么受得住。”

她把头埋在自己怀里说出了这句露骨至极的话,他抬起她的下巴,四目交接,他清晰缓慢的把自己的病因告诉了她。

“夫君的药要吃到什么时候?”

她问这句话时的表情很是为自己心疼,可他很高兴,她的心里开始有他了。

“你放心,不会太久了。”

“夫君,你过得太苦了。”

“你我都是苦命人。阿贞,从此以后,就让我们相依为命吧。”

“还有姨娘呢。”

“嗯,我们三个一起。”

他们心有灵犀,同时吻住了对方。绵长的吻,混着坦诚相待的泪水,和对未来的无限期待,有点苦,又有点甜。

他永远都忘不了这一天,他的生命里又多了一颗星星,可以照亮他黑暗卑微的人生。

她的心如湖水般澄静,又如大海般辽阔。一定是上天垂怜他,所以才把这般美好的人儿送到他身边来。

————————

他早就想离开陶家了。

当他准备好了一切之后才将计划和盘托出,阿贞没有反对,只是不放心朱姨娘一个人留在府里。

“娘子不要担心,姨娘她若没有本事,这么多年是怎么护住的我和她自己。只是要委屈你跟着我颠沛流离了。”

她笑着摇头,道:“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

他的心也因为她而安宁。

他除了读书强身,其实也在外悄悄经营了些小生意,规模不大,主要是积攒经验和人脉。他提出分府不分家时,嫡母脸上的表情像是五弟中了状元一样高兴。父亲沉吟了许久,单独把他叫进了书房,问他日后的打算。

“你若分出去,便是真的分出去了。”

“是,儿子明白。”

“那你都想要些什么?”

“儿子只想要一座小小的府邸,其他的一概不要。”

“你是想从头开始?”

“是,儿子打算出海,先做香料和珠宝的生意。”

他说出自己现有的人手银钱,认识的人脉,对行情的分析,父亲很欣慰地夸奖自己。

“我儿真的长大了。”

“儿子只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罢了。”

“人不可能一辈子躲在父母的羽翼下,早晚要独自经历风雨。更何况,我也没能护着你。你母亲,她,是个心窄的。你姨娘很聪慧,只可惜她命不好,若不是家道中落,又怎么会嫁给我?”

他默默不语。

“你的命也不算好,托生到姨娘肚子里。可你的命也不算差,男孩子总能到外面去闯出一番事业来。”父亲数出了几张银票和银锭,“万事开头难,这六百六十两银子取六六大顺的意思,是我的私房钱,你拿去用吧。”

他跪下给父亲叩了个头。

“你不要担心朱姨娘,你走了,她就没事了。你的妻子虽是个孤女,却是个蕙质兰心的好姑娘。你的日子,会越过越顺的。”

“是,儿子一定会的。”他自信的笑了。

离府前,他们两个去了朱姨娘的院子吃晚饭。席上,明明很高兴的姨娘吃了几杯酒后却掉下几滴泪来。他们支开了丫鬟们,跪在地上叩了个头给朱姨娘,低声地喊了句母亲。

朱姨娘抱住了她的儿子儿媳,哭得泣不成声。

父亲给他的宅院在苏州城闹中取静的地段,不大不小,很适合五口之家居住。出了海,解贞高兴地像个孩子,可也娇弱地像个孩子。他无微不至的服侍着晕船的她,让她更加不安。

“为娘子做得再多也不够多。”

她便静静地倚在自己怀里笑得很恬然。

听说裴待诏生病了,她便马不停蹄地赶去送药。他听过她许多故事,却不料天意弄人,竟让她长睡不醒。还好,她福泽深厚,终是醒了过来。

和解贞的沉静不同,裴待诏是个开朗的女子。她们性格相反,却又彼此欣赏。裴待诏对待自己的态度也全无轻视,是发自内心的平视。这样的尊重,太罕见了。

难怪阿贞会将她引为知己。

商人的妻子总是和丈夫聚少离多,他虽尽力带上她,可还是避免不了分离。尤其是,当她有了他们的孩子。无论他走得多远,他都知道,他的妻子和孩子就在家里等着他。他无以为报,只能赚更多的银子来回应这份等待。

又过了些年,父亲殁了,他回陶府参与操办了父亲的葬礼,其他的一概不插手。

紧接着,争产大戏开锣了。三哥五弟虽然无所谓,可三嫂和嫡母争得厉害。嫡母拼命保住了大头,但是三嫂也占了不少便宜。

陶府上下闹得是鸡飞狗跳,人仰马翻,让苏州城里的男女老少看了好一通热闹。可这一切都和桃园巷的陶四夫妇无关。

父亲后院的美妾,没有生育的都被发卖了,生了女儿的都被送到了庵堂里。他把朱姨娘接了出来,一家人终于团圆了。

娘亲每日含饴弄孙,看着竟越来越年轻。婆媳两个吟诗作对,品茗赏花,相处得很是和谐。

嫡母病重的时候,突然说想见自己,他去了。面如金纸的嫡母老得看不出昔年的影子,她直通通的问自己,过去那些年是不是在装病。

他说,是。

她说,她其实早就看穿了,她知道朱姨娘是个乖觉的,只想保全她和孩子。不像别的妖艳货色,不该有的贪念太多。

他静静听着。

她又问他,为什么当年走得那么干脆?陶府偌大的家业,连九牛一毛都没拿到。是为了朱姨娘和解贞吗?

他说,也不全是,好儿不谋爷田地。

嫡母的眼神突然变得很奇怪,像烧开的沸水,却又忽然一片死寂。

良久,当他以为嫡母睡着了的时候,她说,是我看走眼了,你姨娘是个有智慧的,你也是个有出息的。我想求你一件事,如果可以的话,尽量帮帮小五。他耳根子软,心肠更软,太容易吃亏了。

他笑了,您放心,都是手足兄弟,能帮得自然会帮。

没过几天,嫡母过世了。

他每次去给父亲扫墓时,也会给二哥哥清理坟茔。他的二哥哥永远都是个小孩子了,所以,他没有摆酒,只放了一包他最喜欢的豆字糖。

他一碗水端平,既帮衬三哥,也照顾五弟,只是绝不掺和他们后院的事。别的不好说,他这两个兄弟都完美继承了父亲的风流天性。

只有一次例外。

三哥的史姨娘没了,留下了一个四岁的女儿。蓉儿瘦得像根豆芽菜,袖子也是短一截的。阿贞一直想要个女儿,可生过两个儿子之后就再也没能怀上,他也舍不得她再高龄怀孕。阿贞可怜蓉儿孤苦,又喜欢她的乖巧,就想把她接到身边养着。

他去求三哥的那天,三哥甚至不记得蓉儿的年龄,也压根忘了史姨娘这个人。他索性要求把蓉儿过继到他名下,又给了三哥一大笔银子。三哥乐呵呵地同意了,三嫂更不在乎一个庶女的去留。

陶三老爷的陶六娘正式变成了陶四夫妇的陶芙蕖。

蓉儿战战兢兢地跟着自己离开了父亲家,到了桃园巷又泪眼汪汪的给他和阿贞磕头。说她以后一定会好好孝顺四叔四婶的。

“该叫爹娘了。”

“是,爹,娘。”

朱姨娘拉起小可怜笑着说,蓉儿是个有福气的小娃娃。蓉儿有了祖母疼爱、父母教导、哥哥陪伴,成了一个活泼好动、手不释卷的小姑娘。

在四十岁那年,他觉得自己赚得够多了就坐镇家中,很少外出奔波,他用心培养的心腹也都没让他失望。

两个儿子也大了,阿贞将他们教养得很好,他能教得也只有生意经了。他还劝他们尽量不要纳妾,不要为了一己私欲,让别人过得艰难。

他和朱姨娘绝口不提在陶府的日子,解贞也只说了只鳞片羽,可孩子们都明白父亲的不易。又因为耳濡目染了父母的恩爱信任,他们两个后来也做到了一心一意。

蓉儿的婚事很让阿贞操心,挑了又挑,终于选到了一个人品可靠、性情纯良的读书人。出嫁前一天,她舍不得离开桃园巷,哭着说自己不嫁了,要一辈子留在他和阿贞身边。

后来,女婿蟾宫折桂、平步青云,与蓉儿的感情也是一如往昔。三嫂倒是眼热得很,挑了两个容貌秀丽的庶女送给女婿。谁知,女婿都没让两位妹妹过夜,立刻把人送了回来。还对三哥疾言厉色的表明了态度,若三伯母下次还要这样出卖女儿,以后就不再和三伯父家来往了。

三哥臊得无地自容,当晚就痛骂了三嫂一顿,三嫂捋起袖子回骂他有眼无珠,平白让桃园巷占了便宜,夫妇两个险些上演了全武行。

阿贞说起这些事时,蓉儿静静地听着,没有说三哥三嫂一句坏话,她抱住了阿贞说。

“娘,昨晚我梦到我姨娘了,她说她很感激你们。娘,能做你和爹的女儿,蓉儿好幸运好幸福啊。”

他看着抱在一块的母女两个,只觉儿女双全,人生圆满。

时光倏忽过。

娘亲的身体依然康健,爬个山登个楼也不用别人帮忙。他的阿贞虽然容颜微微褪色,却如被打磨过的美玉,更加仪态万方。

他守着她,看春花秋月,赏夏荷冬雪。

从来好事天生俭,自古瓜儿苦后甜。

感谢孤舟易叶、杨灵兮的推荐票票。今天这篇大团圆结局的番外还蛮适合情人节的~虽然这是最后一篇,但是写的时候是第一个动笔写的。

喜欢春雪图请大家收藏:(www.djshuwu.com)春雪图大家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春雪图最新章节 - 春雪图全文阅读 - 春雪图txt下载 - 文涂的全部小说 - 春雪图 大家书屋

猜你喜欢: 爆宠萌妃:邪王,要抱抱锦乡里穿越之傻王哑妃摄政王神医重生厨娘子快穿之妖妃勇斗小暴君齐欢老祖宗她虐渣成瘾医药空间:神医小农女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山河盛宴帝命花嗣子荣华路枭门邪妻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六宫凤华妖孽王爷的双面宠妃红楼之元春不做贤德妃喜良缘穿越之教主难为闺宁家有悍妻怎么破王爷宠妻无度神医毒妃九霄情梦无疆
完本推荐: 神级大魔头全文阅读无限气运主宰全文阅读诸天尽头全文阅读爆萌宠妃:摄政王,惹上身全文阅读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全文阅读新特工学生全文阅读超凡透视全文阅读神道复苏全文阅读他出自地府全文阅读最强保镖全文阅读我的末世领地全文阅读异能教官全文阅读一号保镖全文阅读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全文阅读美女总裁的近身神医全文阅读乡村种田高手全文阅读鸿蒙道尊全文阅读主宰星河全文阅读狂武神帝全文阅读女总裁的逆天高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神话版三国史上最强炼气期穿越农家团宠福气包重回2003春秋大领主低调为王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太古修仙传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游戏副本供应商万界仙帝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全世界只有我知道轮回剧情最强兵王霸天武魂从大树开始的进化医路坦途海贼之祸害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网王之还施彼身黑莲花女配重生了天命之族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四次元道具绝世武魂人在大唐已被退学三国:开局砍了玩家领主来自M78武神纪元都市之绝色女装大佬

春雪图最新章节手机版 - 春雪图全文阅读手机版 - 春雪图txt下载手机版 - 文涂的全部小说 - 春雪图 大家书屋移动版 - 大家书屋手机站